欢迎访问全球无烟校园网。本网站由浙江大学控烟医学院中心建设,浙江大学回音必女性健康发展基金鼎立支持。网站探讨和提供文化适宜的控烟基本理论,方法和工具。致力于推动全国控烟倡导促动能力及高校无烟校园建设。

公共卫生建设之初心:厘清概念与学科定位

发布日期:2022-10-12 来源:原创


新冠疫情引起人们对公共卫生的高度重视,强化公共卫生学科建设呼声此起彼伏1,2。然而,公共卫生到底是什么?公共卫生的准确定位是什么?多年来,国内学界对此一直模棱两可。的确,从研究目的和内容是很难说清其概念的。然而,国内外很多定义都是这样做的3-5。本文试图以问题协同处理视角来尝试讨论公共卫生的概念。

问题协同处理(Problem-solve matching)是科学研究普遍遵守的原则。就学科方法而言,每个学科都有其特定应用范畴。学科具有其独特的理论与方法,不同性质问题应由不同学科来解决6,7。医学是通过科学和技术手段来处理人体疾病或健康问题的学科,包括基础医学,预防医学和临床医学,他们分别针对健康领域不同问题的解决。这些问题大致可以分为微观,个体,和群体等不同层面8。涉及人体器官、细胞、分子水平者可视作微观问题,为基础医学研究的任务。人作为独立个体存在社会系统,系统中疾病常呈现散发状态,这类问题需临床医学来处理。疾病预防则为预防医学任务,所持处理方式与上相同。当然,临床和预防医学有时也会跨出个体,进行一些小群体试验和干预。当有些问题在系统中流行时,就该用群体方法去解决,这是公共卫生学的研究使命。目前在西方发达国家,公共卫生独立于医学而存在。公共卫生起源于罗马时代对公共卫生设施改善,这些举措有效解决了群体卫生问题;工业革命期的社会不平等导致某些群体出现了严重的健康问题,公共卫生贡献于解决此类问题;现代公共卫生问题重要性是伴随工业化进程,商业活动频繁,人口流动增加,群体健康问题不断增加而凸显4。未来,公共卫生将面临更加艰巨的任务。

问题与学科方法不匹配对解决问题极为不利。如,洪水泛滥的治理,应研究地理、地貌、水力动力学,以宏观方法去解决。检验水中微分子显然无济于事。再如,某环境下人们的行为问题,酗酒,个别人的问题一定是个人的责任,但社会系统中很多人出现这种现象,一定有社会的原因,应探索其形成的社会机制,制定社会控制举措方可阻止流行。很多健康和疾病现象都是这样,药物和毒理问题应研究其分子机制,人群中散在现象应持个体处理方法,流行应该用公共卫生学方法来解决。群体问题错配微观或个体方法对解决问题无济于事,个体现象用群体方法不但不能集中解决问题,反而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。以上可见,从学科参照中理解公共卫生概念显简单易行,事倍功半。公共卫生是研究健康或疾病群体现象的宏观应用学科。群体现象存在社会行为互动为基本,必然以社会机制来表达,问题解决主要赖于社会举措,公共卫生具有很强的社会学属性。美国时代周刊将其归类在社会科学类别之中。2022年的Public ,Environmental & Occupation health –JCR 杂志中,其中SSCI157种。

科学分科和学科发展是在文艺复兴之后,学科经长期凝练而定型。科学研究基石是学科,没有学科就谈不上科学。规范的学科分类有利于科学进步。目前在发达国家,公共卫生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学科。而我国目前将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混为一体,有文献在描述公共卫生概念时关联预防属性,描述预防医学概念时关联群体属性,忽略了二者的根本区别,形成了用预防医学代替公共卫生的局面7,9。以医学思维,观念,和方法解决公共卫生问题。当今世界不确定,充满挑战,群体健康问题频繁出现。这种状况对应对当今世界的群体健康问题极为不利。

学科有其独特个性,结构,和行为方式。公共卫生在国际上已发展成为十分成熟的学科4。作者尝试对公共卫生特点做如下概述。探索健康问题的群体机制;秉承以理论为驱动,以证据为依据之方略;采取倡导促动,社会政策和工程等举措;实现控制群体疾病,促进群体健康之目标。可见,公共卫生学科的根本属性是群体性和社会性。近几十年来随科学技术进步,新方法和新技术不断涌现。这些方法和技术如在其它领域一样,在公共卫生中得到很多应用,促进了公共卫生的发展。但学科的工具并不等于工具的学科。工具不应喧宾夺主,学科的使命和初心始终不可偏离。

(杨廷忠,浙江大学医学院控烟研究中心、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伤害研究中心,Tingzhongyang@zju.edu.cn


 

参考文献

1. 高蓉, 蒋文慧. 新冠疫情背景下我国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对策研究. 中国公共卫生管理. 2021;37(03):283-7.

2. 王朝昕, 石建伟, 徐刚, 蔡泳, 王慧. 我国公共卫生卓越人才培养的“痛点”思考与展望. 中国科学院院刊. 2020;35(03):297-305.

3."Front Matter." Institute of Medicine. 2003. The Future of the Public's Health in the 21st Century. Washington, DC: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. DOI: 10.17226/10548

4.Andresen, Elena, Bouldin Erin DeFries [eds]. 2010. Public health foundations concepts and practices. San Francisco: Jossey-Bass

5.曾光,黄建始.公共卫生的定义和宗旨.中华医学杂志,2010(06):367-370.

6.Hvidtfeldt, R. (2018). Disciplines and Approaches. In: The Structure of Interdisciplinary Science. New Directions in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. Palgrave Macmillan, Cham. DOI:10.1007/978-3-319-90872-4_2.

7. 杨廷忠. 健康研究:社会行为理论与方法. 北京: 人民卫生出版社; 2018.

8. Physics M-Ai, Fannes M, Maes C, Verbeure AF. On three levels : micro-, meso-, and macro-approaches in physics. New York: Springer; 1994. pp.485 

9. 万川沸, 王维国, 樊立华. 刍议公共卫生概念及预防医学教育的发展趋势. 中国公共卫生管理. 1995(01):13-6.